纸伞

催催大概会更的( ̄o ̄) . z Z

感觉自己和全世界逆cp(。・ω・。)ノ♡。

《全职高手》all叶主伞修,双花,小天使组,喻魏。
《银魂》all银主土银,银时痴汉一个^q^。
《网游之近战法师》弦飞,顾百,顾剑酒烟,漂御。

【喻魏】电车痴l汉完整版

看了昨天的消息,于是……怒撸了肉!

觉得自己写肉太烂以后都再也…………

这次的肉实在不好吃抱歉抱歉抱歉……


 喻文州注意那个每天都偷偷跟着自己的男人很久了,每天上下班都会跟着自己,最近更是变本加厉的总和自己发生一些“不小心”的身体接触,但那个男人不知道,自己也已经注意他很久了……


喻文州今天也像平时一样在公车上找到了那个男人,公车上没有空座人也很多,这应该是个很好的机会吧,喻文州想。


男人自以为隐蔽的移动到了喻文州身后,这时车上又上来了很多人,喻文州和男人被挤的摇摇晃晃的,车厢中还响起了几句争吵声。


喻文州感觉到男人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腰侧,他没有制止男人反而貌似不经意的遮挡了一下男人的动作。


感觉到男人更加大胆的摸了更往前的位置,喻文州抓住了男人的手,然后和男人调换了个位置,把自己的公文包递给男人,凑近男人的耳边……


“嘘…不要出声哦。”看到男人明显的僵直了身体,喻文州满意的笑笑。


因为男人穿的是那种宽松的沙滩裤所以喻文州直接从短短的裤腿处将手伸进了男人的裤子内,感觉到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布料的触感而是肌肤的滑腻。喻文州顿了一下然后用只有男人和自己能听到的声音经笑了声说,“这么期待被我上l吗?”


“老子是想上l你好吗?”魏琛,也就是男人默默腹诽了一句……


但魏琛的腹诽显然起不到什么作用,喻文州的手现在已经握住了魏琛在之前已经有些硬度的肉l棒轻轻套弄了几下让它变得更硬,“已经兴奋起来了吗?”


喻文州看着魏琛明显红起来的耳朵,心情很是愉悦,但他想要的却并不止这些。喻文州将手移向后方,柔软的指腹轻轻揉弄紧闭干燥的穴口,感觉到指尖已经浅浅的没入了后l穴魏琛绷紧了身体,头稍稍侧向喻文州,“我说……就算了吧,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眼前了……真的,我发誓!”


喻文州当然不会放过他,但他也不想在这里把魏琛办了,两根手指张开撑开后l穴旋转了几下将后l穴弄得松软,然后将一枚跳l蛋塞了进去。

跳蛋的特殊设计使它很轻易的进入然后卡在了前l列l腺的位置,喻文州扭动了遥控器上的旋钮……


“唔啊!”强烈的振动使魏琛差点呻l吟出声,或许是因为心理原因魏琛总觉得周围的人都在看他,他紧紧的抓住了喻文州的手腕,身体微微颤抖着……


公交车到站,喻文州拉着魏琛的手一起下了车,喻文州的家就在附近,他将跳l蛋的振动调到最大,扶住瘫软的魏琛将他带到了自己家……

魏琛被喻文州推到在床上,双手撑在魏琛头的两侧,右腿顶开魏琛的双腿用膝盖蹭了蹭魏琛胯间,发现魏琛的短裤裆部已经湿透,显然是已经射l过一次了……


跳l蛋依旧在后l穴中兢兢业业的不停振动着,喻文州把不怎么清醒的魏琛的双手绑在了床头上,脱下魏琛的短裤,而魏琛只是在手指伸进后穴时僵直了一下身体。“怎么?已经放弃了?”

魏琛头侧向一边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是我占便宜吧。”


喻文州笑着回:“那就多谢款待了。”   

               

因为戴着手铐的原因,喻文州拿来一把剪刀,魏琛穿的是很宽松的白T恤,剪刀从袖口开始往领口剪,尖锐冰凉的剪刀在皮肤上游走,魏琛很不适应的晃了晃身子,“磨磨唧唧的干什么,痛快点不行吗?”


喻文州笑笑手下的动作不变,“当然不行这是我这么多天陪你玩的利息。”


就算速度很慢一共就两件衣服也很快就全部给脱掉了,魏琛虽然口上说着是自己占了便宜但赤l身裸l体展示在别人还是羞愧的并紧了双腿,想要遮挡一下,但怎么可能挡得住呢?


喻文州这时候也完全不能冷静,“你知道吗?我等你好久了……比你发现我这个目标还要早,你知道吗?”


魏琛呆了一会然后偏过头不去看喻文州,却从脸红到了脖子,“我也……”


魏琛话还没说完唇就被喻文州堵上,当然,是用嘴。


舌头在口腔中交缠,吞咽不下的津液顺着嘴角流下来,唇舌分开时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银丝……


“那给我解开呗?”魏琛双手晃了晃,手铐发出了“叮铃哐啷”的响声。


“那不行,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利息还是要要的。”


喻文州从床边的桌子上拿过两支润l滑剂,“草莓味和巧克力味的,你选哪种?”


魏琛很不客气的鄙视他,“怎么都是这么幼稚的?”


喻文州无奈,“在淘宝上买的,店家搞错了。不过你不喜欢这两种的话,还有别的。”


喻文州从桌子上拿过另外两支润滑剂,分别是冰感和热感的,魏琛一看汗就下来了,卧槽这小兔崽子是想他死在床上吗?


看魏琛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喻文州安慰般的吻了吻魏琛的额头,“别担心,我会很温柔,不会痛的^ ^”


重点是这个吗?!


喻文州先挤了一些润l滑剂在手指上,因为之前那个地方还含着跳l蛋所以手指很容易就进入了,虽然过程中魏琛还是有些挣扎的小动作不过感觉的出来并没有认真在反抗,第二根手指也插入了,喻文州将两指分别向相反的方向撑开,将润l滑剂挤了进去,冰凉的润l滑剂让魏琛不适的扭动着腰,喻文州插l入了三根手指试了试感觉扩张的应该可以了,然后脱起了衣服……

 

魏琛看着喻文州一颗一颗地把衬衫扣子解开,裸露出白皙却精壮的胸膛,裤l裆处鼓鼓囊囊的顶起了一个小帐篷,喉结上下滚动了下,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


喻文州看魏琛看的眼珠子都直了,也不再不紧不慢,滚烫的巨物冲入后l穴,即使已经扩张过但手指与真正的东西比起来当然不一样,手指无法触及的深处被蘑菇头狠狠的撑开,粗大的性l器无需什么技巧,每次进入抽出都碾过从未被人触及过的前l列l腺,快l感比痛感更加强烈让本来有着“太痛可以不做”这种想法的魏琛现在只能乖乖的被按在床上随着身上的人的动作发出控制不住的呻l吟……


喻文州特意选用的冰感润l滑剂也兢兢业业的发挥着作用,明显低于体温的液体和高温的柱体共存在体内,过于激烈的快l感有时让魏琛连呻l吟的声音都无法发出。


喻文州低下头和魏琛接l吻,魏琛软软的唇和本人猥琐大叔的气质完全不符,虽然说着些很没节l操的话但反应却相当青涩……


两人又换了一个体位,喻文州抽了个空隙把锁着魏琛的手铐打开,然后就在两人身体还相连着的时候将魏琛翻了个身,轻轻咬住魏琛的后颈,一只手伸进魏琛嘴中搅动,让他的嘴巴不能闭合也不能完整的发出呻l吟,另一只手握住魏琛一直被冷落的性l器撸l动着,感觉到魏琛的性l器在微微颤抖着喻文州指尖绕着龟l头的边缘绕了一圈然后握紧,在魏琛射l精肠道剧烈收缩的时候快速抽l插l几下和他一起射了出来……


看着筋疲力尽的魏琛,喻文州贴在他耳边说,“前辈以后要是还想玩这样的情l趣我一定奉陪哦……”

  


评论(8)
热度(60)
© 纸伞 | Powered by LOFTER